南有乔没木

【双黑,太中】风雪中惆怅

(纪念太宰进局子,bushi)

唯有别离,才是人生。

凛冬季节造访人间,大雪纷然而至,冲破氤氲的寒雾,冲破几近凝结的寒冷,然后随风埋葬在远方。

中原中也随意拉开途经一酒馆的门,室内柔和的橙色光线带给人温暖的气氛。

“来杯酒。”中也低下头拍落身上的雪。当他抬起头时,在几乎空荡荡的酒馆里瞥见了几年前并肩的那人,平时令人讨厌无比,作战时又绝对信任着的——太宰。

坐在吧台前的太宰听见熟悉的语音微感不妙,回头看见那顶傻气的帽子时,认命了这一次糟糕的邂逅。

“太宰,”中也抽出椅子坐下,中间空出一个座位,选择了不同的方向便不允许他们靠的太近。“聊聊么?放下各自的立场。毕竟你还在时并不全是不快的回忆。”

同一酒馆,同一情况,太宰想起几年前三人喝酒,各自处于不同的阵地,便再也回不到过去,然谁都没有错,只是因为心中的正义相悖。

“好。”太宰望着玻璃窗外的雪,距离离开黑手党的日子已经是第五年了,过往被五年的雨雪洗涤千千万万遍,记忆被厚雪覆盖又随之融化。

也许,这也是最后一次机会和中也来这么次谈话,当做弥补之前的不告而别。

“呃,这么容易就答应了么?我以为你会拒绝掉。”中也打量着太宰,自离开后,他的性格大变,不,除了乐忠于玩弄他这一点,那双眼藏着的内容是他永远都不懂的。“老早就想问了,为什么突然离开,又与黑手党为敌?”

太宰喝了一口酒,相当苦涩。

“因为找不到的,生存的理由。无论在哪方,都得不到救赎。”他的语气仿佛回到五年前。

“所以你走掉了……”

“抛下同伴和部下了是吗?”太宰说出中也未完的话。

一阵沉默。无论在哪边,太宰都是孤独的,即使他披上开朗的外衣,灵魂始终没有改变。

“处处都充满着离别,中也。唯有别离,才是人生。”太宰不愿再提起,于是转移话题:“说起来,我还记得你说过要帮我找想要自杀的美女。”

“我还记得联手那晚你答应把我送去据点。”中也锁起眉头透出不屑:“果然太宰还是最讨厌了!”

太宰走到中也旁边,举起手中的酒,微笑道:“让我们为别离干杯。”

中原中也第一反应以为这个坏家伙下一秒把所有的酒洒在他身上,但并没有,于是他们痛快干上一杯。太宰伺机把一个纸条悄悄塞进中也的衣兜里。

雪。久别重逢的两人。放下立场的交谈。玻璃杯碰撞清脆的声音。共同构成一个宁静的夜晚。

谈话算是终止,两人同时向外边走去。拉开门,刺骨的风扑面而来,暮色苍茫,混沌的灰白将黯淡的天地交织。

“下一次见面,我们还是敌人。”中也收敛起之前的善意。

“我可没说过我要做中也的朋友。让人在身上动了手脚还不知道,真、大、意。”太宰背对着他挥挥手,直接走了。

“哈?”中也翻到了衣兜里的纸条,上面写着:

我希望一直这样下去,反不担心再次失去。
中也重新叠好放回衣兜,向着黑手党据点走去。

两个孤独的身姿渐行渐远,各自在风雪中惆怅。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这里南有乔,拙笔扩列。

第一次写双黑,因为一直觉得他们之前的感情不好琢磨,也不是绝对的厌恶。多指教。

2017.10.4(横滨开锁王蹲局子日(´ㅂ`))

评论
热度(49)

点开✔
学习淡圈ing

文手,偶尔掉落渣画
请多关照。

© 南有乔没木 | Powered by LOFTER